热词: 京津冀协同     高精尖     产业疏解    
所在位置:首页 >  经信动态 >  行业动态

“白菜心”如何选出来

来源:新闻宣传处    发布日期:2018-02-27 09:32
【字体:
打印

  活灵活现的“水母”,挥动触角浮游于空中,几米之上的屋顶,复杂弯曲的工业管线密布。去年的世界机器人大会上,全球首款蠕动式空中飞行器在亦庄老厂房更新改造而来的会展中心亮相,成为北京谋划“高精尖”转型的生动注脚。但在日新月异的产业变化和技术浪潮中,如何才能抓住契合北京功能定位的新增长点?转型升级的这道难题,考验着经济管理部门的智慧。

  既做减法,又做加法。在疏解非首都功能取得阶段性进展后,去年底,市委、市政府联合印发《加快科技创新构建高精尖经济结构系列文件》。《系列文件》圈点出未来北京科技创新领域十个重点发展的“高精尖”产业,也意味着北京“舍弃白菜帮子,精选菜心”的产业重构,正大刀阔斧地加快推进。

  疏解存量控制增量

  亦庄荣昌东街9号,是世界机器人大会的永久会址。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掌管这几万平方米会展中心的,是老牌印机制造企业北人集团。

  这里曾是中国最大的印刷装备制造基地,也曾代表着国内印机技术的最高水平,巅峰时拥有千余台生产加工设备和近2000人的研发制造团队,可年产印刷装备1000台套。但近年来,面对传统印机业务的萎缩和北京产业转型升级的要求,北人集团正在对传统制造业务进行搬迁疏解。

  不仅北人集团一家,北京针对存量启动产业疏解,使一大批传统制造业项目陆续告别这座城市。来自市经信委的数据显示,过去五年,本市已累计关停退出一般制造和污染企业1992家。初步测算,腾退土地约11平方公里,减少大气污染物年排放量约1.5万吨。

  控制增量方面,北京在2014年、2015年一连出台了两个版本的新增产业禁限目录,堪称“史上最严”。全市严禁发展一般性制造业的生产加工环节,就地淘汰污染较大、耗能耗水较高的行业和生产工艺,关闭金属非金属矿山,有序关停高风险的危险化学品生产和经营企业。

  “我们一方面严格执行负面清单,另一方面开始探索选择哪些‘高精尖’产业。”市经信委主任张伯旭说,早在2015年,《〈中国制造2025〉北京行动纲要》的出台,就明确了8个重点扶持发展的专项,着力推动北京制造业向“高精尖”转型,尽早实现“北京制造”向“北京创造”转变。

  十易其稿精选“菜心”

  产业转型的抉择中,北人集团没有选错,董事长张培武很兴奋。

  去年底,北京《加快科技创新构建高精尖经济结构系列文件》发布,细致回答了北京未来重点发展什么产业和技术、怎么发展的问题,为全市产业再升级提供了“路线图”。

  “高精尖”产业大大小小,细分方向不计其数。挑选过程中,谁上谁下?如何权衡?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全国层面,国务院早在2015年就正式印发了《中国制造2025》,划定出十大重点发展的领域,个个都是高精尖。但北京在精选“菜心”时,并没有完全照搬。

  如十大领域中被普遍看好的“海洋工程装备及高技术船舶”,包括发展深海探测、资源开发利用,推动深海空间站,突破豪华邮轮设计建造等技术,发展前景不可小看。“北京作为内陆城市,资源上很难比得过一些已有基础的沿海城市,缺乏产业优势,也就不得不割爱了。”市经信委相关负责人解释说。

  同样位列十大领域的“农机装备”,也没有被选为北京的“白菜心”,这与北京实际情况有关。北京的农业正朝着观光农业、生态农业、都市农业转型发展,在缺乏应用场景的前提下,北京并不具备发展农机装备的优势,也就没有将其列入北京十大“高精尖”产业。

  从夏到冬,一份文件反复修改、征求各方面意见,前后酝酿十多个版本才挑出这十大产业。市经信委相关负责人介绍,十大产业是对北京“高精尖”产业的再次淬炼,凡是不符合北京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定位的,就会舍掉,“北京要发展顶尖的、具有优势和发展前景的产业。”

  量体裁衣的过程中,一部分产业被舍弃,一部分产业环节则成为北京着力培育的重中之重。十大“高精尖”产业中就有张培武一心追求的“人工智能”。市经信委参与起草《系列文件》的一位负责人披露,“人工智能”与“集成电路”,原本就属于十大产业中“新一代信息技术”大门类下的小类,考虑到其巨大发展潜力和北京已经积淀的优势,特别将这两个产业单独列了出来。

  “总的来看,两份文件是一脉相承的,北京依据国际潮流、国家战略、区位优势,进一步清晰描绘了产业发展方向。”张伯旭说。

  政府基金助力创新

  这十个“高精尖”产业总体都属于智力密集型、环境友好型和资源集约型的产业,对人口、土地、水等要素资源依赖度低,生产方式绿色集约,污染排放指标低,而产业科技含量、产出效率效益高。

  张伯旭算了一笔账:到2020年,本市制造业将疏解约20万人口,但“高精尖”制造业从业人员较2016年则只增加约2.4万人;制造业腾退土地约37平方公里,而“高精尖”制造业新增用地仅需约9平方公里。

  在“人工智能”被纳入十大“高精尖”产业后两个月,北京又有了大动作——北京前沿国际人工智能研究院成立。

  这家由民营企业发起的新型研究院下设三个创新中心,分别由创新工场、商汤科技、臻迪科技担当研究主力,依靠市场的力量汇聚创新资源,面向全球招揽人才,目标定位在最前沿的技术攻关。

  “人工智能是我国有可能实现弯道超车、引领世界的产业领域。北京在人工智能发展方面,具有突出的人才优势和产业优势。”张伯旭说。据了解,北京还将设立产业基金子基金,重点对人工智能底层技术、典型行业解决方案等关键环节加大支持力度,吸引社会资本参与。

  其实,为推动前沿创新、培育“高精尖”产业,市政府去年已经成立了北京市科技创新基金,政府出资总规模200亿元,将在原始创新、成果转化、“高精尖”产业三个阶段引导社会资本投入,支撑构建首都“高精尖”产业结构。

  来自市经信委的数据显示,去年本市统筹利用产业资金和“高精尖”基金支持产业发展,产业资金支持项目48个,涉及总投资530亿元,“高精尖”基金完成投资决策项目28个,新设立子基金8支,带动了10倍以上的社会资本投入。

  下一阶段,北京还会研究制定金融服务业、文化创意产业、商务服务业等产业的指导意见,这些都将是今后全市重点鼓励发展的“高精尖”产业方向。(来源: 北京日报     2018年02月25日) 

分享到: